美术教育系统的江湖化现象

艺术视角 金羊网-新快报 2014-07-22 10:10:05

[摘要]一直以为,名家办班以及象牙塔精神的沦丧只是北方那边的事情,广东这边的高校及艺术机构是一片净土。但现在发现,广东这边的美术教育也不再那么纯正了。

  一直以为,名家办班以及象牙塔精神的沦丧只是北方那边的事情,广东这边的高校及艺术机构是一片净土。但现在发现,广东这边的美术教育也不再那么纯正了。一些院校开设的高研班,也已变味了。广东某高校某资深教授就曾直接对我说,现在学生报考高研班,有些是冲着名头去的,而真正来学知识的人并不太多。

  ■张弘

  最近新快报收藏周刊推出的《江湖画家揭秘》专题,我还没有拿到报纸细看里面的文章,就已经知道反响热烈了。微信群里将文章传来传去,大家议论纷纷。而我就收到欧洋老师转给我的记者专访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的报道,个中观点引起了我的深思。他说:“艺术界的江湖化不是局部的,而是普遍的;不只是一个人、一个单位的,而是整个系统的。”按他的说法,人人都是江湖中人。我身在美术教育系统,就说说这个系统“江湖化”的那些事吧。

  记得北京一位知名评论家对一想去北京进修的年轻人说过这样一席话:去之前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来学知识的还是来混关系的。如果是来学知识的,那就找那些踏实为学的先生,他可能为你提供不了四通八达的关系网,但会教给你受用一生的知识,让你感悟到艺术的尊严、学术的尊严。但如果是来混关系的,北京是天堂,你可能会混得如鱼得水,但也可能一辈子都触摸不 到艺术的真性。我想,他的这几句“警告”,能从一个方面概括北京的艺术生态环境。

  首先不得不说一下名家工作室的问题。现在,北京作为全国的文化与艺术中心,很多大名家在那里举办“工作室”与“高研班”,遍布各大著名高校与研究机构,也的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那里深造“镀金”。不可否认,一定有很多负责任的“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肯定有不少真正有抱负有理想有毅力的学子,这种教育格局无疑是值得尊敬值得赞许的。但同时让我遗憾的是,逐渐听到一些关于“名家工作室”的议论。

  这些已经成名且占据美术界显赫地位的大名家们,能有化育英才、传播文化的宏愿,这是好事。但在设立工作室广招弟子的具体细节中,据说有些已经变味了。个别大名家会同时开多个工作室,有的工作室一届就招数十人。他还有自己的创作任务、行政职务以及市场业务,行程本就排得满满当当,你想想,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教学生呢?所以,当我听说有的人学成归来后称“其实没见过导师几面,都是一帮助教在教课”,也就不奇怪了。但他们的学费特别高,每人每年至少要数万元。

  你或许为这些学生抱委屈,因为毕竟他们千里迢迢去北京就是冲着名家过去的,但最终不但没有从其身上学到知识,就连见上几面都不容易。但是,我想说的是,某些师生之间其实暗藏着交易,商业思维始终贯穿其中。或者说,谁也不亏欠谁,各取所需而已。就个别“老师”而言,学费是一大笔受益,而更大的受益则是借大批量的学生树立自己的大旗;就“学生”而言,有些人可以借助老师的大名往脸上贴金,拿着名校的结业证书到处招摇,还可以凭借老师的关系争取美协会员、美展奖项等好处。但这看似两利的“交易”,却对国家公共资源造成了损害与浪费。比如名校的声誉、美协的名誉等等。

  由此,个别师生关系演化为了利益关系,“诲人不倦”也就成了“毁人不倦”。这当然不是全部,大多数老师还是愿意教好学生的,而大部分学生也是诚诚恳恳想学知识的。只是这种办学模式已堂而皇之地在美丽的校园铺展开来,这种苗头不得不警醒。

  还有某些高校除了大批量发售结业证等证书,为市场炒作助力之外,还向艺术界及社会人士“批发”客座教授、硕士导师等荣誉称号。且不说批准的程序是否合理合法,就说他们到底有没有达到研究生导师的水准,就可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而更让人费解的是,有些“教授”、“研究生导师”并不给学生上台授课,仅仅是卡片上的一个点缀性的称号而已。

  一直以为,名家办班以及象牙塔精神的沦丧只是北方那边的事情,广东这边的高校及艺术机构是一片净土。但现在发现,广东这边的美术教育也不再那么纯正了。一些院校开设的高研班,也已变味了。广东某高校某资深教授就曾直接对我说,现在学生报考高研班,有些是冲着名头去的,而真正来学知识的人并不太多。由此我想到,社会上有“拼爹”的说法,而高校及科研机构则出现了“拼导师”、“拼导师爷”的现象。如果考上了名导师,就以为靠上了山头,神气十足。

  这就是我们的大学,这就是我们的象牙塔精神,斯文已扫地,江湖气息开始慢慢无孔不入。(韩帮文/采访整理)

    相关热词搜索:美术教育 现象 江湖

上一篇:杨景芝:每个孩子都有绘画潜力
下一篇:中国传统文化对当代青少年艺术教育的意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