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美术 “速成”能否绘出五彩人生?

热点聚焦 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2014-07-25 10:09:36

[摘要]7月盛夏,正是悠然暑期时光,一群高中生却忙碌了起来。他们是一群从未学过画画的孩子们,此时却背着画夹,走进美术培训机构,参加高考美术集训班。

  7月盛夏,正是悠然暑期时光,一群高中生却忙碌了起来。他们是一群从未学过画画的孩子们,此时却背着画夹,走进美术培训机构,参加高考美术集训班。

  如今,这样的美术“速成生”遍布于各高校。所涉及的专业,也从中国画、油画等纯艺术领域,延伸到设计、动画、游戏等实用领域。

  四川省教育考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3年,我省美术高考报考人数维持在3万至3.5万之间,这占据了整个艺术类考生人数的大半壁江山。

  相对舞蹈、音乐等其他门类的艺考生,美术似乎上手更快、培养周期也更短,这是很多“速成生”选择美术的理由。“突击”艺术之后,他们会不会“水土不服”?又将面临怎样的人生抉择?

  □本报记者 余如波

  通往象牙塔的“捷径”?

  每年7月,许多美术“零基础”学生参加集训,迎战美术高考。他们中,有人希望借此进入更好的高校,也有人为今后的就业早早开始打算。

  7月19日下午1点半,17岁的羌族姑娘夏盼(化名)准时出现在画室里,继续自己的素描课程。已是暑期,又逢周末,这所位于成都石室中学附近的美术学校,却挤满了70余名美术高考生,备战年底将进行的四川省美术联考和明年初将进行的省外高校单招考试。

  夏盼是其中一员。“以前我学过钢琴和声乐,差点就成了音乐特长生。”夏盼说,初中时自己的学习成绩本还不错,高中却意外患上美尼尔综合征,住院数月之后,人胖了整整一圈,不得不放弃音乐梦想,成绩也急剧下滑。如今,她的文化课仅有320分左右,算上少数民族加分,也很难达到文科本科分数线。

  夏盼想到的出路是参加美术高考。“以前受朋友影响学过一阵,但基本没有基础。”6月1日,她只身从江油来到成都,寄宿在美术学校,开始学习。每周有6天她都要在画室中度过10个小时,学习素描、速写和色彩。晚上9点下课后,她常常跟5、6名同学一起,继续画两个小时。

  美术培训很“烧”钱,夏盼需要支付学费1.8万元,住宿费2500元,加上生活费、画材费等等,花在美术集训的费用接近3万元。如果学员报考的专业需要加试设计,或者希望在集训同时巩固文化课,还要为相关课程支付数千元费用。“还好,父母都非常支持,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能够承受。”夏盼说。

  在这所美术学校,有不少像夏盼这样希望通过美术高考,弥补文化课成绩的不足,获得高校准入资格的学生。但校长肖立鹤透露,这里也不乏文化课成绩能达到500甚至600分,对美术真心喜爱,准备以此作为专业乃至就业方向的学生。“艺术设计、服装设计、动画、游戏等专业人才需求旺盛,所以,报考这些应用型美术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多。”肖立鹤说。

  “零基础”的赶考路

  美术招生的膨胀,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生报考,也催生了美术集训产业。对于这种以“简化”和“应试”为特色的速成教育模式,大家有着不同的评价。

  改革开放至今,高校美术生数量剧增。四川美院77级只有56名学生,分布在油画、版画、雕塑、装潢设计4个专业,涌现出罗中立、何多苓、张晓刚、程丛林、周春芽、高小华等名家。到了2014年,该校本科招生规模已达到3500人,涉及20多个专业。“其中因素既有高校扩招,也包括社会经济发展对新兴专业的需求。”著名油画家、四川美院77级油画班班长高小华说。而近年来,除了专业美术院校,不少综合型大学、师范类院校以及各种专科学校也新开了美术专业。

  如此现状,加上较低的文化课要求,越来越多的“零基础”学生选择报考美术专业。参加集训,则是他们获得基本美术技能、迎接专业考试的方式。川音成都美院油画系教师陈亮洁介绍,该系2000年首次招生以来,历届学生大都经过考前集训。

  集训班的学习方式体现为“简化”和“应试”。老师带领学生,用最快的速度掌握基本技法,然后便依照考试需求,迅速进入临摹和写生阶段。夏盼的课堂上,3个小时左右的课程,前1个小时由老师讲授知识点、画范画,剩余时间学生练手,老师点评、找问题。同时,也会分析各所高校历年的专业考试真题,进行模拟考试。

  这所学校还专门印制了“2014年省外高校美术类来川单招情况总览”,对39所高校的考试时间、考试地点、专业考题、学校属性进行汇总。以广州美术学院今年1月的考题为例,“总览”详细列出了“素描:头像,男青年写生,再默写一个拿梳子的手”,以及色彩、速写等不同科目的考题。

  还有厂家嗅出其中的商机,为考生量身打造品种繁多的颜料,节省考试中的调色时间。不少老师、学生表示,这容易削弱对色彩的感知能力。

  很多人觉得,高考集训班的速成、应试的教学模式,很难培养出合格的美术生。不过原省美协美术教育艺委会副主任程峰认为,不能仅从负面角度加以评判。“在中小学艺术课程大量缺席的情况下,‘速成’进行了一定的社会补充,让学生能够享受相对专业的艺术教育。”

  几家欢喜几家愁

  大学的专业美术教育不同于高考集训,有些“速成生”能够适应,有些则不然。这些不同的处境,也为他们今后不同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通过数月的美术集训,以及专业课、文化课的层层选拔,许多“零基础”的“速成生”进入高校。在深入学习的过程中,他们的体会各不相同。

  川音成都美院2010级油画系学生张燕,便经历了“蜕变”的过程。大一、大二期间,张燕学习的还是素描、速写、色彩这些基础课程。“不过,集训只用考虑怎么画得像,能拿高分就行。大学里要求从纯粹的写实,逐渐加入自己的感受和理解,而不是单纯的再现。桌布的皱褶、线条的走向,都要慢慢进行研究。”

  创作的灵感,常常在这样的日积月累中萌发出来。陈亮洁说,对于学生的创作构思,老师会肯定其可行之处,分析作品可能的方向。张燕的《延》系列,最初是用米粒等细小物品在合成板、瓷砖上拼贴,用材料本身的纹理来表达时间的延展性。老师觉得这样的尝试很不错,建议她用线条来创作。经过反复尝试后,张燕用水性笔在巴掌大的白纸上绘出无数不规则的圆圈,呈现出各种不同的纹理效果。

  不过陈亮洁坦陈,有些“速成生”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真正融入大学学习。“尤其是进入大三之后,一方面教学内容更加深入,一方面很多人忙着实习,干脆就不来上课了。其实,美术类专业难度很高,良好的天赋、广博的知识、扎实的技能、深厚的阅历缺一不可。”

  高小华认为,如今高校美术生的最大短板在于创作经验的缺失。据他回忆,自己和同班同学何多苓早在入学之前,便已有参加国家级美术展览的经历,罗中立的连环画作品已经公开出版,其他许多学生也有参加各级展览和发表作品的经验。

  “无论纯艺术类学生,还是应用型美术专业学生,其实都需要一定的天赋。”省美协设计艺委会主任、四川大学艺术学院设计系主任陈小林认为。他的学生杜佳娟考入四川大学平面设计专业之前,仅用不到3个月的时间“速成”。“大学里除了3D,还真没有特别困难的课程。”杜佳娟说。2011年,已经读研的她,又开始对方兴未艾的UI(用户界面)设计产生兴趣,于是恶补了互联网产品开发、设计、用户体验等知识,到从事相关行业的公司实习。硕士毕业前,她参与了两个游戏和电子邮箱项目,承担部分设计工作。

  坎坷的艺术坚守

  毕业之后,对于纯艺术类学生来说,是否坚持艺术理想、成为职业画家,成为他们难以做出的抉择。

  与应用型美术专业学生大部分能选择“对口”职业相比,选择了纯艺术类专业的学生,未来并不一定会走上职业画家之路。

  成都西村艺术空间最近正在举行“今日·明天”2014第五届西南地区高等院校毕业生艺术作品联展,运营总监徐友玲表示,能够在艺术市场上出人头地的毕业生的确太少。“很多人毕业后放弃了创作,没有三五年的坚持,积累一定数量的作品,很难成为职业艺术家。”

  今年6月,川音成都美院2010级油画系毕业展迎来不少画廊、艺术机构负责人,以及许多策展人、评论家。其中一半的毕业作品被买走,或者被相关机构拍照、展示、宣传。按照惯例,他们会持续观察毕业生的创作和成长,判断其艺术潜力。这个过程中,许多人出于各种原因放弃了创作。

  毕业生金晓晗一度有点迷茫,他的作品在毕业展上引起一位湖南策展人的关注,还在“今日·明天”联展上获得“艺术大奖”。不过他也清楚,“艺术市场条件艰苦、很难出头。我的父母觉得,还是先找个稳定的工作更好;我自己呢,对自己的创作也不太自信,觉得有很多地方没到位。”经过反复考虑,金晓晗最终决定先在遂宁一家美术培训机构安身,一边上班一边创作,看看自己是否有成为职业画家的潜力。

  张燕则经过老师的介绍,前往北京成为一位收藏家的助理,她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成为职业画家。“在利益的冲击下,自己的作品可能会慢慢变味吧。”

  (原标题:突击美术 “速成”能否绘出五彩人生?)

    相关热词搜索:五彩 美术 人生

上一篇:两岸大学生共同体验岭南文化
下一篇:第十二届中国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出炉

分享到: